第24章

怎知春色如 向阳葵 1592 字 3个月前

“你可别说了,若被人听到了,她还不得来撕了你的嘴,人家现在身份可不一般了。”

另一个仆妇撇撇嘴:“老太太好筹谋,帮四姑娘找了个国公府做夫家,听说五姑娘的婚事也要有着落了,还不知道六姑娘会怎么样呢!”

“到底是别处长大的,情分不比另外几位姑娘,婚事估计也就那么着吧。”仆妇语气中带着可惜。

府里姑娘夫人们的关系,她们伺候久了的老人都看在眼里,自然也感觉得到老太太和六姑娘之间感情十分淡薄,不亲热。

“再怎么也比我们好!”

“是啊!我们还是操心我们自己的事吧!”

·

香净进屋时,姜杏之正在□□蒲月的小脸。

“蒲月,你是猫猫,不是狗狗!”姜杏之无奈,蒲月怎么把自己当做看门猫了!

姜杏之认真地说:“我们保持戒心是对的,但不可以太凶哦!”

“姑娘,她听得懂吗?依我看,你晚上不给她吃小鱼干,给她点厉害瞧瞧。”阿渔乱出主意。

蒲月转头,奶凶奶凶地瞪她“喵呜”!

姜杏之看得直乐。

香净闲聊道:“我听那两个嬷嬷说,我们隔壁那座空宅子有人搬来了。”

她们来汴京的时候,那座宅子就无人居住,阿渔说已经空了五六年了。

“是吗?那可真有钱。”姜杏之抬头,满脸艳羡地说。

“姑娘怎么如今满脑子的都是银钱呀!”香净笑着打趣道。

姜杏之鼻子里哼哼两声。

不过姜杏之也说的是实话,汴京城宅子贵,除了达官显贵或祖上就汴京人,很少有人买得起汴京的宅子。

姜杏之听说朝中许多四五品的官员还是租宅子或者住到城郊去呢!

所以她外祖父致仕后,卖了京城的宅子赚了好大一笔钱,回到扬州后买了许多古籍名画收藏,十分得意,不过对于这件事,她外祖母却很怨念呢!

“也不知道是何等富贵人家!”阿渔好奇道。

香净:“既然搬过来,肯定会递拜帖结交的,到时候就知道了!”

姜杏之和阿渔点点头。

香净将云秀阁送来的衣服挂到卧房的木施上,回来就瞧见阿渔和姜杏之聚着脑袋,嘀嘀咕咕算着买下那座宅子估计要花多少银两,无奈的摇摇头。

第22章

入了夜,床幔低垂,床上薄被鼓起一个小山包,朦胧的月色中可以将软枕上枕着一张恬静熟睡的小脸看清楚,稍低着的地方有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粉白的耳朵一动一动的。

窗外隐约传来埙声。

蒲月睁开眼睛竖起耳朵听着熟悉的声音,抬起头,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帐外,脸上的猫须扫到姜杏子面颊上,姜杏之睡梦中迷糊地蹭着蒲月的长毛,下意识地把她抱得更紧了。

姜杏之娇体香软,蒲月喉咙咕噜一声,重新闭上猫眼,把脑袋埋进薄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