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怎知春色如 向阳葵 1619 字 3个月前

姜杏之手忙脚乱地接过来,一旁的小厮也忙把仲秋放下。

姜杏之抱着有些份量的蒲月屈膝谢过他,转身顺势捞起地上的仲秋。两只肉团子快要将她压垮,姜杏之薄背微塌,小碎步迈得起飞,疾步跑进门内。

刚踏进门槛,她就将两只胖猫猫丢下,撑着膝盖,喘着气。

隔着一堵墙,都可以听到姜杏之叹气的声音,邵介扯唇,眼里飞快地闪过笑意。

姜杏之蹲下,小手揉着自己酸酸的胳膊,看着两只卖乖的猫,面颊鼓鼓:“你们太过分了!”

两只猫歪着头,尾巴一摇一晃的,雪白的皮毛在日光的照耀下光亮顺滑,漂亮极了,只想教人把他们抱进怀里狠狠地揉搓一番。

姜杏之难得硬气心肠,准备说教说教。

谁知在园子里捉迷藏的小姑娘们看见猫也不嬉戏玩闹了,手拉手跑过来,齐齐撑着膝盖,弯腰新奇地看着蒲月和仲秋。

姜杏之默默吞下将要说出口的话,得,这两只胖猫有人撑腰了。

果然,小姑娘们奶声奶气的和姜杏之说:“姐姐你的猫猫好漂亮啊!”

“猫猫想吃果果么?”

“姐姐猫猫也想玩捉迷藏~”

“猫猫……”

姜杏之瞧着众星捧月的两只猫,强撑着笑,好气啊!

承安伯府是傅岸的父母亲自过来送聘的,汴京城的勋贵们也给面子,叫得上名号的人家都有亲眷过来观礼。

热闹了一天,年轻的公子郎君们还不尽兴,趁着黄昏骑着骏马,前往马行街夜市继续吃酒去了。

等着最后一批客人离开,天色已经大黑,西宁侯府门灯点燃,邵介步伐稳重,并未带随从,徒步走出巷子,在巷子口上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

在夜色的掩盖中,马车离开后,又出现在了这条巷子的另一个入口,直至西宁侯府隔壁宅子的西角门停下。

车帘掀开,邵介下了马车,紧接着又有一人从马车上下来,正是邵介的顶头上司殿前司指挥使傅坤。

说来也巧,这傅坤正是傅岸的嫡亲大哥承安伯府的大公子。

马车刚停稳,小门便打开了。

傅坤和邵介的身影没入夜色中。

满园幽静,除了他们的脚步声再没有旁的声响。

傅坤面色严肃,轻车熟路地穿过一道道长廊,邵介是第一次来这儿,但他性格沉稳,并不会多言。

吴提笑着站在廊庑下,抱臂笑着看傅坤:“傅大人今日得闲啊?好些日子没过来了,忙着娶媳妇儿呢?”

傅坤年底成亲,如今也忙得很。

傅坤笑骂地踹了他一脚。

吴提跳着躲开他,指指身后的房门:“主子在里头。”

傅坤凑过去,悄声打探:“主子怎么搬到这个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