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怎知春色如 向阳葵 1615 字 3个月前

等着小手洗干净了,姜杏之迫不及待地捏了一块蜜汁肉铺送入口中:“我怎么感觉你们出去了好久。”

“今日街上都是驴车,人又多,路都给堵住了,所以我们耽误了好些时辰才回来了。”阿渔说道。

“是有什么集会吗?”姜杏之好奇地问。

香净道:“是西御园运冬菜过来了,都赶着去囤菜回家过冬,要不然等天气更冷了,就买不到菜了。”

“还有听说下个月初十,陛下要去玉霞观拜神,要提前好些日子就封路的,住在村里的人家也都赶着这时候来备货呢。”阿渔又添了句。

姜杏之点点头,陛下去玉霞观拜神吗?

这些人物原本离她很远,几乎是一辈子都不会有牵扯的人,只是她认识了道长。

道长是皇太孙,那陛下便是道长的嫡亲祖父。

玉霞观深处藏着岱宗观,姜杏之不由得多想,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上辈子的记忆,皇太孙重新回到大家的视线里是两年后呀!

这中间没有听说皇太孙回来了啊,虽然她不问外事,但这么大的事情,她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姜杏之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听着阿渔和她们说着今日出去的见闻。

“武成候世子和威裕将军在院街打起来了,场面十分混乱,不过因为有十五姐姐在,我才敢去瞧热闹。”

院街是汴京最混乱的地方,那里除了妓院便是赌坊了,姜杏之忽然就记起她还有好多银子押在赌坊呢!

嘻嘻,姜杏之小脚开心地晃了晃,她已经从姜桃桃那儿打听到承安伯府的大公子的婚期定在了十一月底。

姜杏之在心里默默数了数,今日是十八日,还有一个月不到。

“初一,现在还可以再加注吗?”姜杏之忍不住又开始心动。

初一:“额……”

姜杏之眼睛一亮。

香净连忙道:“姑娘莫要贪赌。”

姜杏之乖巧地点点头:“我知道的。”

香净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看着桌案:“我瞧瞧有什么吃食可以留给蒲月吃。”

果然,姜杏之听完,也跟着看去:“这个煎鱼,蒲月可以吃吗?”

只是暗地里朝初一抛了个眼神。

“用清水冲一下,就可以了。”阿渔说。

正说着呢,姜桃桃就带着蒲月和仲秋过来了。

“还是你看着她们吧,她们在我都没有空闲做针线了,老是来扰乱。”

姜杏之最近又在赶绘本,便把蒲月送姜桃桃那里去了。

“我从今天开始就要学做绣活啦!”姜桃桃骄傲地说。

“五姐姐是发生了什么吗?”姜杏之知道姜桃桃从来都不做绣活的,也不知道她受了什么刺激,担心地问。

她这话,姜桃桃就不开心了,怒道:“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