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怎知春色如 向阳葵 1601 字 3个月前

只是鼻翼翕动,一股不属于他的味道钻入鼻息,是泛着苦的药味,吴提带来的消息是他平平安安的,他在自己心中也是很厉害的人,所以当听到那些传言时,姜杏之也只当是传言,并未真的相信他受伤。

可事实并非如此。

这衣柜陆修元待着并不合适,可姜杏之身材娇小,这衣柜容纳两个她都是绰绰有余。

此刻她娇柔精致的小脸被闷得红扑扑的,发丝凌乱,身上只穿着藕荷色的寝衣,小小的一只坐在衣柜里,可怜兮兮的,像是坐在路边等着人领回家的小白兔。

陆修元心里软成一片。

由着姜杏之扯开他的大氅凑到他胸膛,使劲儿地嗅着,长臂探到她身后,像是半抱着她一样,扯过叠放在一旁的后被子披到她身上,拢着肩头。

姜杏之确认无误,就是他身上的药味,气呼呼往回一靠,又白又嫩裹得圆圆的,跟个小糯米团子似得。

陆修元自然知道他是为着何事而恼。

果然下一刻,姜杏之就眼睛雾蒙蒙的,软着声音控诉陆修元骗自己:“道长骗人,明明就受伤了还瞒着我。”

“不过擦破了皮,没有大事。”陆修元唇角往上牵了牵。

姜杏之漂亮的眼睛里写满了:我不信。

陆修元挑眉:“去床上,给杏之检查好不好?”

姜杏之眨了一下眼,似乎在认真地考虑他的话。

陆修元趁她分神的时候,弯腰从被子里把她掏出来,横抱起她,动作又快有准。她身上和他猜的差不多,冰凉凉的,也不知道待在这里多久了。

姜杏之被他牢牢地圈在怀里,回神,他还受着伤呢!怎么能来抱她,姜杏之心惊胆跳的,完全不敢动,生怕碰疼了他。

只能小声抗议着:“道长快放我下来。”

姜杏之方才为了不让人发现她躲进柜子里,进了衣柜就把她的鞋子扔进柜子底下了,这会儿光溜着脚,银铃清脆。

陆修元把她塞在被褥里,解开身上的大氅丢到一旁,手掌撑在她肩膀上方的被子上:“现在还觉得我受伤了?”

姜杏之楞忪地打量他,他的状态着实与那些受了重伤的人不同。

“若是不信,亲自来看看。”陆修元松开压制她的手,搭上自己的腰间的丝绦上,目光坦荡荡的,嘴角难得浮现出一丝坏笑。

姜杏之虽然还有些犹豫,但被他看得面红耳赤的,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细腻嫩滑的面庞晕上薄红,小声结巴地说:“我才不看呢。”

陆修元轻笑一声,道:“你闻到的药味另有用途。”

姜杏之楞了一下,对上他带着深意的眸子,红唇微张:“你……”

陆修元食指点上她的唇瓣,压低声音:“嘘!”

姜杏之忙点点头:“我不告诉别人。”

温热的气息洒上他的指腹,陆修元眸色越发暗沉。

姜杏之无知无觉,心里跟灌了蜜糖一样,甜腻腻的,小脚躲在被子里欢快地拨动了两下,她喜欢道长和她分享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