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怎知春色如 向阳葵 1596 字 3个月前

……

不知过了多久,从帐内传出轻声说话的声音。

一阵窸窸窣窣,陆修元踩着皂靴走出来,身上的衣袍皱巴巴地,格外凌乱,白皙的面上带着薄红,眼底亦有意犹未尽的欲色。

他帐幔挂起,暧昧的热气从帐内散开。

陆修元转身看了眼蒙得严严实实地被褥,坐在床边上,轻轻扯了扯:“别闷坏了?”

姜杏之哼哼唧唧地松开被褥,陆修元动作温柔地将她捞起来,光溜溜的肩上只有两根衬里的细带。

陆修元低声在她肩上落上一吻,姜杏之敏感地轻哼一声,陆修元眼里闪过笑意,拿起一旁的草绿色褙子,让她抬胳膊。

“认真检查了,杏之后背娇肤胜雪,宛若凝脂。”

姜杏之面颊发烫,羞耻地闭上眼睛,牙齿咬着他的脖子,轻轻磨了磨:“不许再说。”

陆修元摸着她的脑袋,动作温柔极了:“别舍不得,再使劲咬一口。”

姜杏之嘴角除非她大笑之外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她从陆修元怀里退开,仰着头,在他唇角亲了亲:“我已经好啦!已经不疼了!道长也不要再在意了好不好。”

她知道他还在愧疚弄伤她嘴角的事情。

陆修元没有说话。

姜杏之低头,玩着他的手,他的手指很漂亮,干净修长,是双骨节分明,十分金贵的手。

“我害怕道长那样,也不喜欢那样的道长,我觉得很陌生,不过……”

她停顿的瞬间,陆修元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也跟着提起。

“不过要是道长心里难受,可以和我说说呀!不要把什么事情都藏在心底,憋气很伤身体的。”姜杏之一本正经地说。

陆修元偏头,闷声笑了几声。

姜杏之有些生气。

“我嫉妒了!”陆修元忽然开口。

“嗯?”姜杏之语气迷茫。

陆修元别过头,似真似假地道:“有人有意于杏之,杏之不知?”

姜杏之瞪圆眼睛:“啊?”

她懵了,可陆修元完全不是开玩笑的神情。

姜杏之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谁瞧上她了,今日见过的都是熟人,只能是陌生人了,难道是他身边的文士?

她打了个激灵,连忙摇头:“我不喜欢他们,我只喜欢道长。”

陆修元清浅的眸子里暗藏深深的笑意,默了默,柔声道:“杏之,谢谢你。”

第59章

姜杏之又茫然了, 不知他为何道谢。

想不明白,她也不为难自己,傻乎乎地仰着她的小脸, 冲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