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怎知春色如 向阳葵 1597 字 3个月前

深冬,岱宗观景色萧条了许多。

杏树林外圈了围栏,有侍卫把守。

这些之前是没有的,听说是因为陆修元身份揭晓,岱宗观暴露在世人眼下,有好事者想偷偷潜入岱宗观,企图一探究竟。

姜杏之望着面前一大片光秃秃的杏树,干冷地风吹在她脸上,细碎的发丝漫飞:“好想快点到春天啊!”

姜杏之想看到满园粉白的杏花,也想早点吃上黄澄澄的甜杏子。

“道长为什么要在这里种满杏树?”姜杏之歪头,黑白分明的眸子好奇地看着他。

正常道观的前都种的是些柏树,或像玉霞观一样多是些银杏。

她都不曾见过种杏花树的。

“因为缘分吧!”陆修元低眸,眼睛里闪着一丝姜杏之看不懂的光芒。

姜杏之不懂。

陆修元牵着她的手,带着她往观里走:“是一位有缘人种下的,我来时已经有了。”

这世上有许多无法解释的事情,比如他们,也比如这一夜之间突然出现的杏花林。

姜杏之点点头,原来是前人种下的啊!

岱宗观日日都有人扫洒,观内干净透亮,走廊上的美人靠都被擦的一层不染。

姜杏之跑去她想念了许久的矮塌,自觉地脱下鞋子,坐在上面,拍拍软垫,让陆修元也快点过去。

因为他们要过来,观内早已摆上了炭盆薰笼。

陆修元拿起被她随手放置在桌案上的斗篷,与自己身上的氅衣一同放到薰笼上。

迈着步子,朝她一步步走去。

姜杏之趴在小几上,玩着茶具,帮两人沏了茶,抿一口。

“是熟悉的味道。”姜杏之满足地眯眼。

陆修元在她身旁坐下,勾着她下巴,贴上她水润的唇瓣,声音低沉:“我尝尝。”

姜杏之轻呜一声,手中的杯子跌在小几上,滚了两下,停下边沿,摇摇欲坠。

但此时已没人还记得它。

大亮的天光透过明瓦窗照入屋内,矮塌上的缠绵尽显。

姜杏之眼神迷离,小脸艳红,脆弱的脖子往后仰,握住陆修元作乱的手:“这是,呼~,白天。”

陆修元贴着她的脖子低语:“这些日子念得紧……”